咨询电话:400-123-4567
新闻资讯

国际;广告

时间:2019-04-13 19:3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http://www.beigou.ne

评价阿拉伯世界的军人政权和军人政变是一个复杂的政治学问题,它自然有维持社会秩序等正面作用,但遗憾的是,它在权力稳固后并未寻求建立正常的权力秩序。因此,“巴希尔时代”结束了,但结束“巴希尔时代”的军人政变在阿拉伯国家可能还远未结束。

“巴希尔时代”的终结已确定无疑,但积重难返的苏丹所存在的积弊并不会就此而消散。联想到不久前黯然下台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以及8年前下台的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也门总统萨利赫,相似的历史在阿拉伯国家一幕幕重演。

从宗教与世俗的矛盾看,尼迈里政权和巴希尔政权都曾利用伊斯兰力量推行伊斯兰化,而在双方矛盾激化后又强力打压,导致苏丹一度成为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大本营之一。苏丹因与“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有染,长期遭美国制裁,使其国际环境严重恶化。

自苏丹于1956年1月1日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后的63年里,历次政权更迭都是通过政变完成的。1969年5月25日,尼迈里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改国名为苏丹民主共和国;1985年4月6日,达哈卜军事政变上台,改国名为苏丹共和国;1989年6月30日,巴希尔军事政变上台,成立“救国革命指挥委员会”(简称“革指会”)。由此算来,此次苏丹国防部长奥夫领导的政变,已经是这个国家60余年历史中的第四次政变,当然还不包括不计其数的未遂政变。

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的事态表明,阿拉伯国家固有的政治和经济积弊在中东政局动荡8年后仍未得到足够缓解,更谈不上根治。因此,2011年的中东政局动荡作为阿拉伯历史转型中的一个“长周期”还远未结束,类似的动荡也还会重演。  

苏丹剧变与8年前中东政局动荡的一大共性是经济持续恶化。8年前,腐败肆虐、两极分化严重、青年人口比例较大与高失业率、高通胀率、高贫困率等经济与社会问题的交互作用,构成了导致阿拉伯国家群体性动荡的直接诱因。

从整个阿拉伯世界来看,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伊拉克、阿尔及利亚等国家政权都是在民族独立革命的过程中或革命后,由军官发动政变建立。这些政权多采取强人政治和军人政治等模式,并形成事实上的国家领导人终身任职。

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