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400-123-4567
新闻资讯

何振红:我所经历的三次经济周期 如何以史为鉴

时间:2019-04-13 20: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http://www.beigou.ne

  大家都想在周期来临的时候做穿越周期的人。怎么样穿越周期?我们听到了长期主义,长期主义是什么?从底层认知做改变,改变你的商业逻辑,从原来的一定要赢,变成共生空间;从以竞争为中心,变成以顾客为中心,顾客是所有问题的出发点,是企业的核心价值所在,只要顾客源源不断,企业就会生生不息。这是真理。

  第一,要坚持你的热爱。有了热爱,无论遇到什么都会发现自己是折不断的竹子。即便首尾相连,弹起来依然笔直。

何振红:我所经历的三次经济周期 如何以史为鉴

  比如张瑞敏的担心,我们叫资金链的危机,这是规模扩张引起的。比如债转股,今天我们国家在处理债务问题的时候,债转股依然是一个有效的手段。比如我们看到了拼多多的崛起,这种低/廉价消费品的崛起。比如我们看到科创板,也看到国有企业混改,这些东西我认为都是前两轮周期给我们留下来的,也是有惊人相似的地方。

  第二次经济周期是2008年,当时何振红采访时任重庆市委常委、重庆市副市长黄奇帆。黄奇帆说起“口红经济”,经济低迷时廉价消费品会热销。何振红认为,这样的例子今天也很多,“不要一味说经济低迷没有机会了。其实还有机会,你要找机会。“

  我想抛开商业本身来看企业的意义,更深一点的可能是创造价值,也就是企业家常常说的“因为有了你,世界有了改变”,这是企业家的初心。马克思说,问题是推动时代的口号,解决问题推动时代进步,解决问题能完成你的初心。无论是让天下快乐起来的迪士尼,还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阿里巴巴,没有人能逃过周期。只要坚定地去解决问题,我觉得就会随着周期起伏,但是不会在周期中湮灭。就像你开车,你方向盘把得很准,可能会遇到一些小颠簸,但不会撞车而亡。

  何振红提出,要把公司当成一个生命体,更关键的不在于规模、利润和商业模式,而在于能否为社会创造价值。

  现实比我们刚才讲的复杂得多。有一句话这么说: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而是错过了一个时代,仅仅是你转身的时候犹豫了一点点。最典型的是黑天鹅。今天的黑天鹅有政策层面的,有技术层面的,也有企业认知层面的,无所不在。

  1998年国有企业改革,出台三大杀手锏。这三大杀手锏中一个很重要的措施是债转股,这是一件给我印象很深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去采访海尔集团的张瑞敏,他很担忧,说海尔在快速长大,衣服太小了,海尔跑得太快了,在一个高速公路飞奔,没有控制刹车,很紧张。我说那怎么办?他说现金流,一定要控制住现金流,这是1998年。

  4月13日,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9(第十一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开幕致辞中,《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木兰汇理事长何振红引用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的一句话,阐述如何穿越周期。

  还有一个采访,我去了无锡,当时推出战略性新兴产业,我看到了物联网。无锡当时叫感知中国中心,我去了解太湖的物联网措施。

  作为一名资深媒体人,何振红深刻感受了三次经济周期。第一次是1998年的国有企业改革时期,何振红采访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CEO张瑞敏。张瑞敏提出,海尔跑得太快,最重要的是控制现金流。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想给大家提一个问题:新中国成立以来,审议通过的第一部法律是什么?《婚姻法》。这说明什么?新中国成立的时候第一部法律就是《婚姻法》,规定了男女平等,一夫一妻,也就是中国的法治建设是从男女平等开始的。《婚姻法》审议通过的那一天是哪一天?1950年4月13日,就是69年前的今天。所以我说木兰年会在建国70周年的时候,在这个日子召开是非常有意义的。

  今天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有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新时代。这个时候你的焦虑来自于哪儿?你不知道谁需要你,你自己没有把握竞争优势。其实这种焦虑,与其说是对外部环境的焦虑,不如说是对自己本领的一种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