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400-123-4567
新闻资讯

诚信!男子病故留16.5万外债 病妻弱女硬撑三年终

时间:2019-04-16 11:1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http://www.beigou.ne


4月15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眉山市东坡区复兴乡政府证实了此事。“还完债后,潘洪燕又结婚生子,日子越来越好,这都是她们诚实守信奋斗出来的。”

“因为我11万元的数额最大,当初我找她们母女俩时,还以为这笔欠款很可能‘泡汤’,极有可能收不回来,真没想到她们母女说话算数,把钱全部给我还完了。”黄胜深有感触地赞叹,“如此信守承诺的母女,现今社会也难找啊。”

编辑 汪垠涛

亲舅的债也要还,“不要都不行”

从此,生意上的业务、家里的事务全部压在了潘建安一人肩上,由于潘洪燕三级肢体残疾的原因,父亲再忙也不让她操心家里的事情。

潘洪燕每月工资仅有两千多元,而左秋容经常看病拿药,有时一次就要花费上千元。

潘洪燕坦言,有借条的还好说,有些债主拿不出借条,父亲走了,要是自己和母亲耍赖不认账,也可以继续拖下去。但很快,潘洪燕和母亲就达成了一致:这些钱,是债主们信得过父亲才欠下的,人得讲诚信,该还。


左秋容做了子宫内膜癌切除手术以后,医生叮嘱她需要休息三年时间,哪知刚休息一年,便遭遇此事,养猪卖钱和种6亩包产田的重担,就主要靠左秋容拖着病弱的身体“硬撑”。

诚信!男子病故留16.5万外债 病妻弱女硬撑三年终

报料分享方式:

父亲突然病故,留下16.5万元债务

就在几个月前,潘洪燕才和病弱的母亲一起,靠勤劳挣钱和省吃俭用,用三年时间还清了病故父亲欠下的16.5万元债款。

对债主们而言,没催过,并不是代表完全放心。饲料经销商黄胜(化名)是潘洪燕一家最大的债主,潘洪燕父亲去世时,留下了11万元的负债。

遭此变故,潘洪燕和母亲悲痛欲绝。更令潘洪燕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去世不久,一些债主们就找上门,向母女俩讨要潘建安生前欠下的债款。

家里所有的收入,除了用于家庭生活日常开销,其余全用于还债。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起,生猪价格渐涨。2016年开始,潘洪燕家里生猪陆续出栏。除去成本和留下买猪崽的钱,剩下的利润收入,母女俩就按照欠债数额的大小和轻重缓急,每卖一批猪,就还一笔债,有多少还多少,对债主从不失言。

“还完舅舅的钱,我给妈说,妈,我们终于把债还完了。妈妈和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深吸一口气,潘洪燕又笑了起来,“无债一身轻,生活很舒心,我看好的衣服,终于敢买了。”

潘洪燕父亲去世前,曾因修房屋借过左学文五千元,潘洪燕父亲去世后,左学文从来没提起过,但这笔债,左秋容和潘洪燕都记得,她们还完了其他人的债务,找到了左学文,执意将这五千元钱还了。

曾红 陶广汉 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4.通过“天天正能量”官方微信(ID:zhnlali)投稿。


潘洪燕(左)和妈妈在自家猪场

潘洪燕(左)和妈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母女俩对每个债主进行了核实登记并全部认可,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的她们向债主们承诺,“虽然现在家里确实困难,一时无能力偿还,但请你们尽管放心,即使砸锅卖铁,我们也会把债还完”。

2012年,左秋容出现患子宫内膜增生,先后三次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尤其是到2014年还病变为子宫内膜癌前兆,医生给她做了子宫切除手术,在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至少需要三年的休息时间。就这样,左秋容从一个好劳力逐渐变成为“闲置人”。

1.通过红星新闻官方APP,选择“报料”板块,点击“我要报料”,分享你身边关于“信任”的故事。

但承诺容易兑现难。左秋容介绍,因为她之前几次大病的手术和丈夫生前住院的开销,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当时家里唯一能卖钱的只有圈舍里的30余头猪,即使全部卖光,加上女儿在乡残联上班的每个月两千多元的工资收入,不吃不喝全部用于还债,也还差近十万元还债缺口。

2.“信任”故事爆料热线:(028)86613333-1,可以投稿。


“妹夫多年前给我借的5000元修房款,妹夫走了,我也没想过找他们要,没想到妹夫不在了,妹妹她们执意要把钱还给我,我不要都不行。”这让左学文很动容。

左秋容忙碌,潘洪燕也没有闲着,白天除了去乡残联上班,她早晚也都“泡”家里,喂猪、扫圈、洗衣、煮饭、下地干活,与左秋容一道起早贪黑,忍着肢残的腰痛和不便的腿脚,超负荷地干着家务和农活。

“三年时间,我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没有耍过一天,忙得团团转,有时累得坐着就想睡。”左秋容把眼泪抹了又抹。

“妈,天气转热了,我们去买几件好点的衣服吧。这几年,为了还债,我们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买过。”4月14日,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复兴乡红五星村一个农家小院里, 28岁的三级肢体残疾女孩潘洪燕挽着母亲左秋容的手,一脸幸福地往外走着。

3.您可以直接微博@天天正能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进行报料分享。

债主中,还有一名特殊的债主——左秋容的亲哥哥、潘洪燕的亲舅舅左学文,也是她们的最后一名债主。

在父亲生前,潘洪燕知道一些债务,但汇总下来,还是有点出乎意外:12个债主合计16.5万元,包含赊销饲料款、为一亲戚担保贷、修房借钱、运输款、建筑材料款和务工款,这都是潘洪燕父亲潘建安生前在生意交往和生猪饲养中欠下的,最长欠债时间长达20余年。

好在家里有多年规模养殖经验和圈舍场地。于是,母女俩认定,还清债务唯一途径就是把猪养好,卖猪还钱。

4月15日,说起这几年来的还债经历,潘洪燕感慨连连: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买过。

诚信!男子病故留16.5万外债 病妻弱女硬撑三年终

面对大山一样的债务,病弱的母女如何偿还?

潘洪燕记得,2014年年底,父亲从外忙完生意回来,身体不适,且病情不断加重,到医院一检查,已是肝癌晚期。2015年年初,父亲便离开了人世。

          

得讲诚信,该还!病母残女承诺认账

潘洪燕记得,父亲潘建安在世时,无论是做木材生意,还是搞家庭养殖,或是下田干活,或是料理家务,父亲样样得心应手,成为家庭内外主要“支撑”,全家日子过得还算平稳。

成都商报联合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发起“信任种子”2019正能量主题年公益活动,面向全省征集与信任有关的美好故事,同时设立助学基金,邀请这些信任故事的主人公担任“信使”,结对帮扶、资助贫困生。快来分享你的“信任”故事,和我们一起为未来种下一颗希望的种子吧。